欢迎来到B52星球。

地球表面

“最後一次見到她是在三月底,春季的流感蔓延,整個班級被隔離開來,不用升旗也不用出操,幾乎見不到太陽,她本來就白的皮膚愈加蒼白了。這個樣子很像王子文,臉也尖尖的,小小的,我喜歡的堅果的形狀。她讀很多硬科幻,很認真,很樂觀。只是在床頭放了兩三個月的《江城》還沒翻過幾章,我疑心她會被圖書館扣到欠費,她說才不會,我相信了。她也是文科生,數學卻好得驚人,很可惜的是最精彩的立體幾何解法我沒有聽到,下雪天,她講著講著就開始說一些令人灰心的事情,電話仍然繼續,我跑出711的門,沒有撐雨傘,雪窸窸窣窣地拂在羽絨衣上。”


“回去的時候接起電話,長久地沉默,她傻乎乎地和我道歉,然後更傻地開始慌張,她說你別...

點梗後續安排

感謝大家的厚愛,一下子給了這麼多feedback,好多梗都和我正在寫的很相似,就總結一下接下來會發的文章好啦。


這個月安排的是 @你的二七 破鏡重圓梗和 @木盒盒 的NTR梗。如果豆sir和踢仔新專有我很喜歡的感覺的話也會再加一篇。


然後下個月應該會產出 @Bambi 太太點的港風警匪AU,之後是大家都比較想看的雙向暗戀梗,名字有想好,就叫Let's Get Lost Together,豆sir的ins來的靈感。


然後可能會在十二月安排我自己很想寫的武俠,取名叫無舟客。大概就是這樣!如果我產出遲到的話請大家一...

百粉點梗

沒有點梗的朋友我就自己隨便寫啦。

嘿,別他媽白嫖老子。:)

灵感记录

*个人不负责脑洞产物,也许以后会写成文,谢绝抱梗,盗者必究。


01.


如果踢仔被问到对老满的印象:


“满治宇?第一次听的时候以为在讲宇治抹茶,后来熟了嘛,我会开玩笑叫他年轻的成龙。骗你的,其实心里一直知道他是舒克,舒克贝塔呀,会开飞机的两只小老鼠知不知道?老满就是这样,童话世界里走出来一样,顺便给我带了一把安徒生的糖果。”


02.


肖佳时常会揽过谢锐韬的肩旁,拍拍他的脑袋说我们小踢好浪漫喔。


倒不是因为风花雪月全都和他有关,是肖佳给他一颗蓝色花纹的玻璃弹珠,他会拿出个小手电照过去,指指白墙上粼粼的波光,笑成一只花猫。


他说:看,是大...

© 一台打字机 | Powered by LOFTER